当前位置:主页 > 产后保健 >
北京代孕产子价格:老婆怀孕二三事:气死我了
来源:http://www.zllink.cn  日期:2019-05-08

  

  婚姻的模样大多都是大同小异,无非就是炽热感情过后,最平淡的流年。

  每天读点故事独家签约作者:辰璐 |禁止

  楔子

  我曾经看到过网上有这么一句话来形容婚姻,他说:“婚姻的模样大多都是大同小异,无非就是炽热感情过后,最平淡的流年。”

  对此,我很不以为然,那是因为,说句话的人肯定没遇见过小吴总。

  婚后的小吴总依旧高调地保持着她“姐就是个流氓,姐怕谁?”的“高贵”人生准则,以至于她能够在某一天下班回家的公交路上看一对小情侣亲嘴,看得以至于坐过站,甚至还鬼使神差地跟着人家下了车,差点没迷了路。

  听完她兴致勃勃地叙说后,我一度无比好奇地问她,“你是怎么好意思看的?”

  “她们好意思亲,我怎么就不好意思看了。”

  小吴总“哼”了一声,白了我一眼,随后从果盆里拿出了两颗大樱桃,“吧唧”一口塞进了嘴里。

  在她一脸享受地吃完后,她突然灵光一闪,拉着我的胳膊拼命地摇着,“咱两谈恋爱的时候,哪有这么浪漫过,我决定了,要不,咱两单方面分手,你再追我一次吧。”

  “啥?”

  我一脸震惊地看着正弓着身子、撅屁股、嘟着小嘴、满眼星、一脸哀求的小吴总,我只感觉内心一阵的悲凉,强忍着把她挂到闲鱼上,按猪肉价卖掉的冲动,连哄带骗地把她劝回了客厅。

  结果我刚一回厨房,客厅那头就又传来小吴总那娇滴滴的声音,“我们说好了哟,明天开始,你要重新追人家的哟。”

  我的天啊!来,别躺着了,碗你洗,地你拖,闲死你得了。

  不过,对于车位已经买了一年多了,地库里连自己家车停在哪里都找不到的小吴总而言,她居然能在下错好几站以后还能走回家里,这本身就是一个奇迹了,对此我还能多要求些什么?

  一想到这里,我就不由深深地叹了一口气,而这一口气的悠扬再一次刷新了我对自己肺活量的认知。

  还能怎么办呢?

  凑合过呗,还能离咋的?

  1

  由于今年是我俩结婚后的第一个年头,所以过年的时候,家里的人在微信群里发的红包也格外大,也不知道大家怎么算的人数,总还剩下一个人没有领,可是谁也不知道是谁。

  经过我妈一番认真仔细地核算后,居然发现所有红包剩下的总额居然高达200多块钱,尤其是我妈的包,居然还剩下70块钱。

  为此,我妈乐开了花,高兴得言于溢表,甚至在群里发了一个语音,高调地宣布,“看来老天爷都帮我省钱。”

  结果万万没想到,要放在平时早就炸开了锅嚷嚷着“不行,不行,再发一个”的小吴总,居然一反常态地保持缄默,随后没过几分钟,红包竟然被群里一个谁也不知道的人给领走了。

  群里的家人们瞬间,“嗯?是谁?”

  就在所有人都莫名其妙的情况下,小吴总却突然如释负重地叹了一口气,随后哈哈大笑了起来,晃着手机跟我说:“幸亏姐机智,提前给我大儿子注册了微信号潜伏在了群里,不然这钱可就没了,看到没,姐不仅漂亮,还勤俭持家。”

  说完,她还不忘指点我一番,跟我说:“这就叫赢在起跑线上,我大儿子连微信号都比别人注册得早!”

  说完,她的眼睛眯成了细细的一条缝,两个小酒窝都被她乐得格外俏皮。

  我一脸蒙圈地看着她,还在寻思她这是个什么样操作的时候,我妈早就在群里炸开了锅,一个劲地发着语音,问着群里那个连头像都没有的人是谁。

  或许真的是“一语成谶”,过完年没多久,小吴总真的怀孕了。

  当鲜红的两条杠明晃晃地摆在那里,告诉着我小小吴总即将降世的消息时,我高兴得手舞足蹈,乐得和个大傻子一样。可是当我一回头,却发现小吴总一脸哭唧唧的样子,蹲在地上,嘴里不知道在絮叨些什么。

  我问小吴总,“怎么?你不高兴吗?”

  小吴总摇了摇头。

  我又问小吴总,“那你怎么哭丧着个脸,一脸的不高兴。”

  这一回儿,小吴总没有说话,只是委屈着脸,把眉毛都皱成了“八”字,然后差点没“哇”的一声哭出来的跟我说:“打个商量呗北京代孕产子价格:老婆怀孕二三事:气死我了,你和我都先假装不知道行不行?让我再吃两天麻辣烫、烤冷面,再撸两天串子,吃两天火锅,行不行?”

  对此,我微微一笑,“不行。”

  我话音刚落,小吴总就突然一下子干嚎了起来,然后时不时地张开手瞄我一眼,看我还在看她,她就哭得越发来劲。

  俗话说,日有所思,夜有所梦。后来,到了晚上,都睡着了,小吴总还会突然地怪叫,然后把腿跷得老高,随后一下子拍在床上,吓得我急忙惊醒,看着她使劲地嘟着嘴,嘴里不停地哼哼。

  我凑过去,仔细一听,这才听到,她竟然在说着梦话,“加肠、加蛋,多加醋。”

  望着她那不停皱着的眉,我只感觉到了一阵的无语。

  哎,哎,我药呢,我怎么又头疼了。

  2

  自从小吴总怀孕以后,她开始了每天的日记工作,风雨无阻,我问她,“你这做啥事都三分钟热度的人,能坚持多久啊。”

  结果小吴总白了我一眼,跟我说:“你不懂,我这是要告诉我儿子,她妈怀她多不容易,以后她要是对我不好,我就给她从楼上撇下去。”

  说完,她就把手一挡,闷着头,接着给她开始了她的创作。

  2018年5月28日的凌晨2点左右,松原发生了5.7级地震,哈尔滨震感强烈。

  这件事是我早上起床后从小吴总口中得知的,而小吴总说她再一次刷新了对于我的认知。

  “你是猪吗?楼晃得那么厉害,你居然还能睡得着,我儿子都踢我,告诉我地震了。你说你,我好心喊你起床告诉你地震了,你不起也就算了,结果你还把我摁在床上,告诉我没事,还使那么大劲,我挣都挣不开。

  “你知道我那时候有种等死的心情,多绝望吗?”

  小吴总说得口若悬河,而我则一头雾水,尴尬地直挠头,直到了下午,我才突然对于凌晨地震的事情有了些印象,于是,我给小吴总发了一条微信——“我跟你说,我要是说昨晚我以为你做恶梦了,才搂着你睡的,你信吗?”

  小吴总看完后,给我发北京代孕产子价格:老婆怀孕二三事:气死我了了一个微笑的表情,随后便是一个大大的“滚”字。

  等我晚上回到了家,发现小吴总坐在客厅里,正拿着她那日记本,气呼呼地闷头开始创作,我问她,“你写什么呢?”结果没想到,她却白了我一眼,跟我甩了一句,“别烦我,我告状呢!”

  当我好奇地凑到跟前瞥了一眼,却发现开头出现了赫然的几个大字——“儿啊,你爹好狠的心,地震了,不让妈跑,还要谋害咱娘俩……”

  瞬间,我感到了一阵的无语,而小吴总发现了我的偷看,便更加来气,她使劲地一掐我的胳膊,跟我恶狠狠地说道:“你还有脸看呢?老婆孩子都不顾了,昂?”

  说完,她一身,又低头默默加了一句——“你那狠心的爹啊,居然还有脸看妈给你写日记。”

  从此之后,小吴总便把我欠她娘俩一条命的事时刻挂到了嘴边,一看我被她说得烦了,她便挥起小拳头,恶狠狠得看着我,说:“别惹我,姐手里可有人质。”

  然后看着我蔫下来的样子,哈哈大笑。

  有一次,趁着小吴总不在家,我偷偷地翻开了她的日记,刚打开了第一页,我就没有再看下去的欲望了,因为在第一页,她就是这么写的——

  “儿子,你知道吗?从今日起,你妈我就登基了,就当皇帝了,你懂不?要是你爹再惹我生气,我就有的是理由收拾他了,看他还跟不跟我嘚瑟。”

  这一页刚看完,我便“啪”的一声合上了日记本,随后眼望着天花板,又是一阵悠扬地叹息,脑子里满满浮现的都是小吴总一脸坏笑的模样。

  这话说得,好像你没怀孕,你让我跪搓衣板,我就不敢跪似的。

  3

  自从怀孕以后,小吴总戒掉了她现在口中的“垃圾”——过去口中无比热爱的美食。有时候,我俩跟朋友一起出去,闻到路边的味道,她总是会生气得直剁脚,然后扭过头来,跟我说:“气死我了,那个保安居然吃麻辣烫。”

  说完,她就站在那里“啊啊啊”地怪叫。

  于是,我就必须不厌其烦地着她的胳膊,安慰她说:“乖,宝宝吃不了麻辣烫哈,乖哈。”

  朋友一脸迷茫地看着我,问我说:“宝宝现在也不吃不了啊,现在才几个月啊,还没出生呢。”

  然后,小吴总就会一扬眉,一脸淡漠地跟朋友解释道:“他说的宝宝是我。”随后,又会跳着脚,不停地甩起了胳膊。

  小吴总说,她好像自从怀孕以后,嗅觉比以前还要灵敏,每次一上电梯,她就能闻出谁家点了外卖,点了什么,或者谁家做了饭,焖的是哪种米。

  我跟她说:“这还不好,你这都算特异功能了。”

  结果,小吴总听完后,嘟着个嘴,跟我甩起了脸色,“可是一闻,我就又饿了啊!”

  我因为工作性质,经常会熬夜,肠胃不好,所以肚子总会“咕噜咕噜”的,有时候在家里也会气体排放不断。

  我记得有一次,在我一连串舒爽地排气后,小吴总皱着眉,默默地走进了卧室,然后拿来了笔和纸,用着命令的口吻跟我说:“来吧,哥们,把你今天吃过的东西给写我下来。”

  我问她,“为什么?”

  她却跟我说:“让我来看看你这屁是什么配方,咋这么臭,以后咱家杜绝你今天吃过的东西。”

  结果过了好几天,小吴总给我的那张纸上写了满满的一篇。小吴总皱着眉,瞄了我一眼,然后叹了一口气,发出了一声感慨——“你是屁精吧,要不你回火星吧,地球上的食物已经不适合你了。”

  末了,她还不忘在日记本上又加上了一句——“儿啊,咱娘俩命苦啊,你爹总放屁蹦我,用生化武器企图谋杀咱娘俩 。”

  这一切,都让我感到欲哭无泪。

  从此,家规里便又多了一条,气体排放不允许出现在家里,必须去走廊里解决。可这事谁能做主,有一次,我实在憋不出了,用了我毕生的功力,轻声地放了一个。

  刚放完,我便做贼心虚地看了一眼小吴总,我原以为她会骂我,谁知道她却一反常态地保持了缄默。

  就在又过了一分钟,我开始为自己而感到庆贺的时候,小吴总却突然大口大口地喘起了气,随后一脸怒意,拿起抱枕使劲地拍在了我的身上,一边打一边吼着,“你妹啊,你这一个屁,差点没让我憋死!”

  呵呵,怪我咯?

  4

  关于孩子是男是女的事情,我和小吴总争论了很久。

  甚至,我还赌上了我每个月那点微薄的零花钱,跟她打赌是女儿。我喜欢女儿,超级喜欢,甚至从很小的时候,我就幻想过自己以后拥有一个女儿的场景。

  可是,小吴总喜欢儿子,我只要一喊闺女,她就不乐意,非执拗地让我改口叫儿子。我问她,“你怎么知道是儿子?”

  小吴总努了努嘴,跟我回答道:“我儿子都给我托梦了,我前几天梦到我搂着一个小帅哥一起去逛街呢。”

  我反驳她道:“那万一是老二呢。”

  小吴总白了我一眼,“咋的,家里有矿啊,还要生老二?”

  自从小吴总怀孕了,我俩总会刻意地去看着别人家抱着的刚出生的小孩,也不知道为什么,就是喜欢看,有时候也会跟人家长有的没的聊上几句。

  有一次,小吴总回家以后,突然神秘兮兮地一拍我的肩膀,跟我说道:“我跟你说啊,你那零花钱肯定是保不住了,我敢说肯定是儿子。”

  我问她,“为啥?”

  她跟我说:“我发现了,不管谁家抱着的小孩,只要是女孩都会冲着我傻乐,只要男孩就只会盯着我,不乐,就光傻乎乎地看着。那话怎么说来着,同性相斥,异性相吸,小姑娘乐,肯定是你儿子撩妹呢。”

  我啐了她一口,“这才多大,就会撩妹?”

  没想到小吴总听完后也不气恼,只是一扬头发,无比骄傲地跟我说道:“那必须的,我儿子嘛,我告诉你,我也就是个姑娘,不然哼哼,撩妹也就是分分钟的事情。对,就是那句话,姐空有一身泡妞的本领,奈何姐就是妞。”

  孩子她爹本来就是个写言情的,我孩子以后要是再遗传了她妈,那一切简直不敢再想。

  可是,小吴总对此却很不以为然,甚至她还发起了“众筹”。四处跟人认娃娃亲,美名曰:“广撒网,多捞鱼,择优录取,重点培养。”

  关于我孩子是男是女的问题,终于在上个月的某一天得到了结束,倒不是医院给下了定论,而是小吴总的一番话让我彻底死了心。

  “你看看你的体毛,你再看看我的,咱两绝对能生个猴出来,儿子也就算了,要是个女儿,她一天啥也不用干,光剃腿毛玩了。”

  说完,她还为了验证她说的问题,一撸起我的裤腿,使劲薅掉了我的一根腿毛,然后在我的眼前不断地晃着,脸上写满了得意的、一副“你看看,你看看”的表情。

  我疼得龇牙咧嘴,竟然有些无言以对。

  5

  小吴总上个月跟我说,她想写一本书,我问她写什么,没想到,她气呼呼地把枕头狠狠地拍在了床上,跟我说道:“书名就叫《我是如何在短时间内从90斤飙升到130斤》的!”

  自从怀孕后,体重称就成了家里没有用的物品,小吴总甚至刻意地对它进行无视。

  可是她刚说完这句话,好巧不巧,就要孕检,好死不死,又要体称。

  当她从体重称上下来的那一刻,小吴总问了我一句话,“你经历过绝望吗?我刚经历过。”

  对此,我查了无数的资料,以及询问过已经生完孩子的朋友,聊天截图整合在了一起,发给了小吴总,试图用事实证明,产后恢复很快,希望能够安慰一下她。

  我告诉她说:“没事的,只要产后,月子保养好,然后我陪着你一起运动,很快就能瘦下来的。”

  结果没想到,小吴总听完后,“哇”的一下子大嚎了起来,小腿不停地蹬着被子,跟我说道:“你不知道我懒吗?”

  我在网上看到,别人总说产妇越到后期,越容易产后抑郁,疑心病也会越多,可是我看小吴总除了因为体重的事情,喜欢没事冲我吼两句,其他倒是一点问题也没有。

  于是,我便好奇去问了小吴总,我问她,“你就不怕我也跟电视剧似的,孕期出轨?”

  “不怕,你丑。”

  “那你还嫁给我?”

  “我瞎,还想积德。”

  “嗯?”

  我一脸无语地看着小吴总,却才发现小吴总正面无表情地啃着大苹果,把腿一盘,眼睛直勾勾地盯着电视,根本没有看我,这让我感觉更加无语。

  对于出书这个事,小吴总似乎是认真的,不止一回了,她摩拳擦掌地准备伸手一试,每次一到这时候,我总会笑话她,“就你那两把刷子,还写书呢,写写日记也就得了。”

  可是,没想到小吴总却很不以为然地回复我说:“姐告诉你,姐也就是不稀罕好好写,要是好好写,有你什么事。你要知道,姐以前是给吴亦凡写过歌的?”

  “哎呦,还写过歌?哪一首啊,我怎么不知道。”

  “对啊,我写过歌。”

  “什么歌啊?说来听听。”

  “你怎么这么笨啊,我说我写过歌,可是他没唱。”

  我一脸无奈地看着小吴总,却发现小吴总正在用一种“你怎么那么笨”的眼神看着我。

  不是说一孕傻三年吗?

  来,谁说的,你看她傻吗?

  6

  我有一个定律,只要小吴总不在家或者她没睡觉,我保证睡不着。

  这倒不是说我在自夸自己有多么爱小吴总,而是这么久了,早已经习惯了小吴总打呼的动静,每次躺在床上如果听不到她的呼声,总感觉心里空落落的,怎么也睡不好。

  对于小吴总的呼声,我总笑话她,只要她一打呼噜,方圆两公里所有的狗都能跟着叫了。

  小吴总自从怀孕以后,她的睡眠时间也开始变长,八点多就已经早早地躺下,而我则要到十一点左右,才能睡着。

  有一次,小吴总跟我说:“哎,你这段时间怎么好像瘦了?”

  于是,我抓紧机会,终于也能够白了她一眼,跟她说道:“你试试每天睡觉前还要轻轻抱起130斤挪动到一旁,还不能吵醒她,你也能瘦。”

  小吴总睡觉不老实,极度不老实,每天我上床的时候,她不是横着睡,就是变成一个“大”字直接霸占了整个床,让我根本连坐在床上的地方都没有。

  对此,我抗议了很久,可是小吴总却始终不以为然,慢慢地我竟然习惯了,有时候她难得睡姿良好,我竟然会以为她还没有睡着,翻来覆去地围着她,生怕她趁着我一个不注意,突然吓我一跳。

  对此,小吴总结了一下,无比严肃地跟我说:“你就是纯贱的。”

  七月一日,是我俩结婚一周年的纪念日,我和小吴总直接去剪了头发,然后重新配了眼镜,打算好好纪念一下。

  我问小吴总,问她想要点什么,要不然给她换个项链什么的。

  没想到,小吴总刚听完就直接给我PASS掉了,她跟我说:“还是留点钱着给儿子买奶粉吧。”我又问她,“难得第一个纪念日,你要什么?”

  她想了好久,然后跟我说:“小吴总好久没更新了,姐给你解封了,你去更一篇小吴总吧。”

  对此,我只说了一声:“好!”

  换了发型,换了个金丝边框的眼镜,小吴总难得夸我一下,说我这下看上去更像是个写文的,衣冠楚楚的,活脱脱的一个斯文败类,而我则啐了她一口:“呸,哥是小奶狗类型的。”

  小吴总皱着眉看了我一眼,用着无比疑惑的口吻跟我说:“你?小奶狗?”

  望着她那凌厉的眼神,我试探性地改了口,小心翼翼地道:“那小狼狗?”

  没想到小吴总却突然哈哈大笑,然后拍了一下我的肩膀,换成一本正经的表情跟我说:“怎么的,不当狗难受啊,就不能当个人啊。”

  因为公司搬迁,最近一直在加班,我把小吴总的这篇文章拖到现在才有空去写,写的时候,小吴总一直坐在我的旁边,时而叹气,时而赞许,末了,她似乎突然想起了什么,一把抓着我敲字的手,问我道:“对了,你标题是什么?”

  “《我的老婆是小流氓(二)》啊。”

  “呸,你才小流氓,你才二呢,不行,要改,不能这么诋毁我,我是有偶像包袱的。”

  “那你说,叫什么,结婚纪念日,你做主。”

  “《我的老公是个斯文败类》,对,就这个,你看看你现在斯文败类的样儿,多么贴题。”

  我一脸无辜地看着她,却发现她早已经乐开了花,如果不是五个多月,肚子太大,我估计她都能在床上打起了滚儿。

  “我告诉你啊,必须叫这个名,不叫的话,你看我怎么收拾你!”

  “昂,知道了。”

  以前,总有人问我,文章怎么才能写得甜,有没有什么诀窍,对此,我总是笑而不答,倒不是我装什么架子,不告诉他们,而是如果他们身边也有一个小吴总,那么他的生命里所有的一切都是甜蜜的。

  斯文败类就斯文败类吧,文不符题又如何,谁让我又爱你,又打不过你呢?

  结婚一周年快乐,我的小吴总!

  结婚一周年快乐,我无比深爱的孩子妈!

  我爱你,并且永远爱你。(原题:《我的老公是个斯文败类》,作者:辰璐。来自:每天读点故事APP<公号:touhaogushi>,看更多精彩)


北京代孕5 北京代孕医院 寻找北京代孕妈妈